您的位置:小說-免費小說閱讀-免費全本小說網-小說排行榜-黃豆米小說_最好看的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家有王妃初長成 >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這是南原女帝

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這是南原女帝

作品:家有王妃初長成 作者:墨子白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蘭妃打那日起,便注意上了東宮,不過東宮的人對太子忠心耿耿,她要收買不容易,弄不好就打草驚蛇,只能在外圍安插眼線。

    為了怕太子到時侯弄一假的來糊弄皇帝,她還找機會遠遠見了白千帆一面,認清楚了她的樣子,免得被太子給耍了。

    沒多久,她終于等來了一個好時機,纏著皇帝陪她去佛塔,在里頭拜了神佛,出來的時侯路過東宮,她放慢了腳步,鼻子嗅了嗅,四處張望,“是什么這么香?”

    皇帝慢條斯理的答,“大概是東宮里的梅花開了。”

    蘭妃駐足,看著近在咫尺的東宮,扯扯皇帝的袖子,“陛下,臣妾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皇帝看蘭妃眼巴巴的樣子,跟孩子似的,有些好笑,“這有何難,你想看,進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蘭妃嬌媚一笑,牽住了皇帝的手,皇帝用力握住,提步進了東宮。

    東宮的總管見皇帝過來,立刻跪地行禮,皇帝問,“太子呢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太子殿下去值房了,奴才這就打發人去請殿下回來。”

    皇帝擺擺手,“不必,朕原本也不是來找他的,蘭妃想賞梅,朕帶她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總管立刻起身在前頭帶路,躬著身子笑,“今年的梅花開得好,太子殿下昨日還說想請陛下與蘭妃娘娘過來賞梅呢。”

    蘭妃要笑不笑的扯了扯唇角“太子殿下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正往后殿去,蘭妃看到廊下擺著大鼓,問,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總管答,“羊皮大鼓。”

    “本宮知道是羊皮大鼓,”蘭妃問,“為什么擺在那里?可是有人在擊鼓嗎?”

    “是太子殿下的客人錢先生在此擊鼓。”

    蘭妃黛眉輕輕一挑,“早就聽說太子殿下有位貴客在此,原來姓錢,不知錢先生可在殿里,陛下想見見他。”

    皇帝幾不可察的皺了眉,他這才明白,蘭妃進來賞梅是假,讓他見這位錢先生是真。本來已經沒事了,蘭妃又挑起事端,他有些不高興,但臉上沒有表露出任何不悅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湊巧,”總管說,“錢先生今日出宮去了。”

    蘭妃冷哼,“是嗎?你確定錢先生出宮了?”明明錢先生連東宮的大門都沒出。

    “奴才確定。”

    “在陛下面前說假話可是犯了欺君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,但錢先生確實是出宮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巧了,為何每次陛下要召見錢先生,他就出宮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這個,”總管面色尷尬,“事有湊巧,奴才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蘭妃面色不豫,突然快步進了殿,“本宮倒要看看,錢先生是不是故意躲著不見陛下。”

    皇帝想叫住她都沒來得及,只好跟了上去,就這么個寶貝疙瘩,明知道她在使性子,也無可奈何,只能隨她去,既然她一定要那位錢先生背黑鍋,就依了她吧。

    內殿里,太子滿頭大汗的闖進來,對白千帆說,“快跟孤走,陛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白千帆有些奇怪,“為什么要走,我不能見陛下么?”

    太子來不及解釋,“以后再跟先生細說,先避一避,要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白千帆認識太子這么久,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如此緊張的表情,她也沒多問,立刻跟著太子從右邊的側門離開,從一條狹窄的走廊穿過去,進了一間像書房的屋子,太子在博古架上接了機關,墻上的巨幅畫像向一邊移開,露出一道黑洞洞的門,太子先行進去,白千帆和寧十三跟在后頭,走了沒多遠就是往下的階梯,雖然是地下,光線卻不幽暗,手臂粗的白燭在燭臺上靜默的燃燒著,將密室照得如同白晝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書桌,圈椅,大木箱子,博古架,全是雕花的檀木家俱,幽幽的香氣浮在半空,雅致之余又透著一股神秘。

    “先生在這里呆一會兒,陛下走了,孤就來叫先生。”

    白千帆叫住他,“殿下,您還沒說,為何小人不能見皇上?”

    “海莫圖斷胳膊斷腿的事,先生知道了吧,海莫圖上次在牧場跟先生起了沖突,蘭妃懷疑先生與海莫圖受傷有關,在皇上面前告了狀,孤怕皇上此來是興師問罪的。”

    白千帆說,“小人這些天一直呆在東宮,殿下可以做證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有所不知,蘭妃極為得寵,皇上對蘭妃言聽計從,她若是要先生的命,皇上只怕也會答應。”

    白千帆一時氣憤,說話沒經腦子,“那不成昏君了么?”

    太子臉一沉,“先生小心禍從口出。”

    白千帆聳了一下肩,沒有再說話。

    等太子走了,她在密室里走走看看,對寧十三說,“為什么宮里的人都喜歡弄間密室,南原有,咱們東越的皇宮里頭也有。”

    寧十三就算知道答案,也不好說,面無表情的杵著。

    白千帆自問自答,“當然是為了保命,皇宮守衛森嚴,是這世上最牢不可破的地方,卻又是最危險的地方,君王們也是怕死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負手而立,看著墻上的山水畫,遠山如黛,綠水長流,看了半天,突然伸手在畫上戳了一下,那是個手指頭大小的印,并不明顯,她站的位置恰好能看出光影的區別,那個印比周圍稍顯得暗些,像被磨舊了似的,不仔細看也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,她剛按上去,從上頭突然掉下來一幅畫像,徐徐展開,一位風姿卓越的麗人呈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白千帆驚訝的張大了嘴,半響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寧十三見到那畫上的人,向來波瀾不驚的臉上出現了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這是娘娘?”

    白千帆剛開始也以為是她,但仔細看了看,畫像上的人只是長得像她,卻并不是她。盡管那張臉神似,她卻從來沒有畫中麗人那種嫵媚入骨的韻味。

    不過畫像上的麗人讓她有種莫名的熟悉,她腦子里漸漸浮現出一張臉來,盡管第一次見到女帝的時侯,女帝已經不像畫上麗人這般年青,但骨子里的風韻卻是絲毫未變。

    她說,“不是我,這是南原女帝。”

    南原女帝終于浮出水面了。

    感謝心情咖啡,尾數為5088,5125的朋友,謝謝你們為小王妃打call。

    求月票求月票,要掉了。

    。
推薦閱讀: 離珠 奶爸大文豪 夏逆 神級大魔頭 霸愛成癮:總裁,輕點寵 五零俏花媳 女先生傳奇 地球第一劍 我能追蹤萬物 錦若安年
云南11选5免费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