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小說-免費小說閱讀-免費全本小說網-小說排行榜-黃豆米小說 > 其他類型 > 綜穿之 魔教少主的逆襲之旅 > 4.第四章

4.第四章

作品:綜穿之 魔教少主的逆襲之旅 作者:丞語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轉眼到了過年的時候,宮里填了不少喜慶味,就連蜃言都多多少少有點期待過年的時候,當然是想要好吃的。他早就斷奶了,老佛爺皇后和乾隆喂他每天吃這吃那的,身上長了不少肉,但大概是因為奶喝的不多,所以他的骨架很小,肉多了看起來也不胖,反而整個人看起來軟綿綿的,就像一個糯米團子。全身上下白白的,身上和一張小臉上的小肉軟綿滑嫩的不得了,摸起來讓人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乾隆很不滿,他的其他阿哥在他這個時候可比蜃言壯實多了,他怕將來蜃言身子不好,便每天讓御廚給蜃言做各種吃的,一見了蜃言就給他喂粥吃糕,害得蜃言見了他就躲。

    而皇后也有了喜事,就在年前,皇后突然暈倒,太醫一看是有喜了,可把皇后太后高興壞了,這段時間一直在靜養。蜃言本以為乾隆有了其他孩子,就不會再來看自己,結果乾隆照來不誤,老佛爺見這架勢,便安排皇后住在自己這邊,也算是照顧皇后,她老人家也不希望再出現皇子早夭的事了。

    時光飛逝,過了一年,皇后生下了七阿哥,起名叫永琮。皇后在生下七阿哥之后身體就慢慢變差了,便把孩子交給了老佛爺照看,自己在后宮養病。

    后宮的事都交給了嫻貴妃,嫻貴妃是個性格剛烈的,又尊敬皇后,很是看不慣令妃矯揉做作的做派,便帶著后宮的嬪妃一起擠兌她。而令妃那小媳婦樣以前似乎很是得乾隆喜歡,但現在卻也不怎么管用了,嫻貴妃能干,皇帝也多去她那里。

    令妃那個氣啊,又沒有孩子可以依仗,便開始打五阿哥的主意,五阿哥并不是什么聰慧的,甚至極其自負,但是很有自信,愛表現。比起一眾平庸的阿哥算好點了,比較受皇帝寵愛。

    五阿哥的母親出身不算高貴,知道身份的重要,便一直要求五阿哥嚴格要求自己,認真讀書辦事,但五阿哥性格燥進自負,哪里聽的下他母親的忠言逆耳,便總是跑到在他眼里溫柔又善解人意的令妃那里。

    令妃幾乎把五阿哥牢牢的握在手里了,每天在他耳邊吹風,說瑾安的壞話,久而久之,五阿哥就開始看不慣瑾安了。

    這邊蜃言可不管誰愛他誰恨他的,他一直在老佛爺那邊,與永琮一同生活。他本不是個喜歡小孩的,但皇后對他放心,把自己的兒子交給他來引導,蜃言只好從命。而永琮似乎很是喜歡蜃言,一見了他就扒住他不放。

    老佛爺看兩個孩子相處的好,便由著他們去。嫻貴妃常常會來看永琮,見兩個小孩都可愛聰慧,尤其是瑾安,又愛親近自己,便把兩個孩子看的更重,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寵著。

    乾隆也愛來慈寧宮看瑾安,便總是與嫻貴妃碰上,久而久之覺得嫻貴妃是個不錯的妃子,平時冷硬的臉也明艷萬分,一段時間就很是寵她。

    乾隆十三年,富察皇后再熬不過去,去世了,皇帝把自己關在乾清宮一天后,才去見太后。

    過了幾天,乾隆臉上已經沒了悲傷之色,富察皇后雖是他的結發妻子,但他對她的離開不過是感到可惜與遺憾,但并無悲傷。蜃言看著這樣的乾隆,在內心感嘆,果然天家無情么。

    看著身邊表情懵懵懂懂的永琮,他心里嘆息,小小年紀就失去了額娘,一個人活在這個深淵一般的宮里,被那些如狼似虎的人盯著……

    蜃言握了握永琮的手,富察皇后在生前很是厚待他,就算是為了讓富察皇后安心,他也會繼續好好的引導保護永琮。

    五年后,上書房內。

    學生們都在聽先生講課,唯獨坐在最后一排的蒼白少年正撐著頭偷睡。

    先生已經看了他好幾眼,周圍的人看少年的目光或擔憂或幸災樂禍。尤其是五阿哥和他的伴讀福家兄弟,早就等著他出糗。十歲的永琮坐在少年旁邊,悄悄的戳了幾下他。

    那少年便是蜃言,蜃言今年已經十一歲,因為三歲開始淬體煉心,所以身體看起來十分蒼白瘦弱,明明比永琮大了一歲,但個子卻低他好多。

    淬體煉心是魔教一種很猛烈的修煉方法,淬體便是在放滿劇□□草的藥湯里浸泡身體直至藥效消失。煉心則是在百味靈泉里打坐,忍受感官上各種不同的的煎熬,需滿五個時辰。

    最近蜃言也開始吃毒了,目的是讓自己的身體百毒不侵。展花玉的空間里最不缺的就是毒物□□毒蟲,什么都有。而且那些都是從陰間拿來的,陰氣和血煞之氣更重。

    用毒來修煉,這種方法只有陰氣強大,筋骨獨特的人才能撐得住,而且藥的配比也要極其精確的掌握,藥方都掌握在歷代魔教教主手里,從小就學習修煉,蜃言和展花玉對那藥方是熟之又熟。

    因為蜃言總是泡在□□里,身體和皮膚都被摧殘的慘白瘦弱,臉上也沒什么血色,身上還總散發著藥香,所以周圍的人看他總認為他是個病弱的人。

    就連乾隆看著這般羸弱蒼白的少年著急,總是給蜃言賞賜靈丹妙藥和各種補品,想盡辦法的給他補身體。

    蜃言慢悠悠的站起來,先生對他說:“瑾安,背《大學》第十章,再解析一下。”蜃言淡淡的笑了笑,悠然張口:“所謂平天下在治其國者,上老老而民興孝,上長長而民興弟,上恤孤而民不倍,是以君子有挈矩之道也。所惡于上,毋以使下;所惡于下,毋以事上;所惡于前,毋以先后……”少年的聲音清脆悅耳,如同玉石敲打所發出,本來枯燥的書都被他讀出了味道。

    等背完,瑾安頓了頓,再開口:“之所以說治理國家必須先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,是因為不能管教好家人而能管教好別人的人,是沒有的,所以,有修養的人在家里就受到了治理國家方面的教育:對父母的孝順可以用于侍奉君主;對兄長的恭敬可以用于侍奉官長;對子女的慈愛可以用于統治民眾。《康浩》說:如同愛護嬰兒一樣。內心真誠地去追求,即使達不到目標,也不會相差太遠。要知道,沒有先學會了養孩子再去出嫁的人啊。一家仁愛,一國也會興起仁愛;一家禮讓,一國也會興起禮讓;一人貪婪暴戾,一國就會犯上作亂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的解析調理清晰,獨有趣味。周圍的人無一不驚嘆,那些想看他笑話的,尤其是五阿哥一幫人都黑了臉。先生聽完便笑著說:“嗯,瑾安的見解甚好,坐下吧。”對于這個韶顏稚齒,學老于年的少年,他很是喜歡。

    蜃言答完便坐下,身邊的永琮對他笑嘻嘻地說:“瑾安!我就知道先生考不主你,你也太神了!”

    展花玉傲嬌一哼:“愚蠢的人類,主人的心智可比你們強多了,本大爺早就讓主人把四書五經還有各種典籍都背的滾瓜爛熟了!想看主人的笑話?做夢去吧!”說著問蜃言:“主人,我已經配好了癢癢藥,要不要好好伺候他一下?”蜃言看著手里突然冒出來的小藥瓶,扶著額頭說:“不用了,你上次的‘火辣辣’已經讓我很解氣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那五阿哥冰天雪地里渾身通紅發熱,大喊著“熱!好熱!”在雪地里光著屁股跑來跑去的樣子,他就想笑。

    蜃言六歲便陪著五歲的永琮去上書房做伴讀,先生教的東西他早就爛熟于心。阿哥們每天卯時就去讀書,還要讀百遍。這對在魔教除了修煉什么都不做的蜃言來說是酷刑。雖然蜃言現在功法突破了一重,精力源源不絕,但依然喜歡偷睡。

    蜃言來到這個世界里是有野心的,那就是把永琮培養成皇帝。對于五阿哥那一幫人他雖然不愿理會,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,但五阿哥和福家兄弟實在太過囂張。

    居然在一開始去上書房給他們找麻煩,在他偷睡的時候大聲報告先生,還好先生的問題他對答如流。先生本來受了乾隆囑咐,說瑾安身體弱,如果開了小差也不要多加責罰,不打算為難他,就只讓他背論語七章。誰知那五阿哥嘲笑他只會背那么點,蜃言立刻把論語全篇背了一遍,還加了自己的見解,讓他們傻眼。

    先生經過這事便很是欣賞瑾安,每次他偷睡就先問問他這一天要講的內容,瑾安全答上來了他就由他睡,反正都學會了,再聽也是浪費時間。

    五阿哥這事過后還是不甘心,又在校場上使絆子,練習騎射的時候硬讓他騎成年的烈馬,害得他差點掉落馬下被踩死,還好乾隆來的及時,把五阿哥狠狠罰了一通,在佛堂里跪了一天一夜,最后還是他母妃哭著求情才讓他沒有繼續跪下去。

    這些事情過后,五阿哥算是徹底與瑾安永琮結下了仇,明里暗里的要他們好看。

    蜃言完全不愿搭理那個沒腦子的草包,隨便他撲騰,永琮一開始生氣,甚至要和五阿哥拼一架,但瑾安淡定的勸住了他,慢慢他也隨著瑾安穩下了脾氣。

    展花玉怎么能忍自己的主人被欺負?他就早早的在空間里配好了各種□□,隨時等著讓那個傻阿哥嘗嘗鮮。

    中午下了課,侍從們從門外拎著飯盒魚貫而入,阿哥們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,都迫不及待的打開飯盒吃飯。

    永琮的個頭很高,身材壯實,食量也大,他的飯盒永遠是最大最重的。蜃言端起飯來細嚼慢咽,全陰心法突破了第一重,他已經不用吃飯了。但他不介意吃點美味的食物,而且展花玉還可以煉化那些食物給自己添加真氣,何樂而不為。

    吃完飯繼續上課到申時,下午上完騎射課便完成了一天的課程。

    現在蜃言和永琮一起住在皇后的坤寧宮里,現在的皇后是當初的嫻貴妃。先后逝世前囑咐皇后照顧自己的孩子,皇后也喜歡永琮和瑾安,便把他們兩人接到一起住。

    回坤寧宮的路上,永琮拉著蜃言的手說:“瑾安,快到皇家圍獵的時候了,咱們要早做準備,好好在皇阿瑪面前表現!”說著捏捏蜃言纖細的胳膊,“你要好好訓練我!”

    蜃言每天都會跑百里路,還要蹲馬步,腳上還綁著鐵球,但跑起來十分輕盈,永琮有時候懷疑如果瑾安的腳上不綁鐵球,是不是就飛起來了。

    當初上騎射課,周圍的人都笑瑾安是個病秧子練不了,結果被瑾安拿著八十斤的弓箭百發百中給打了臉。

    蜃言笑著點頭,永琮長大了,性格豪氣直爽,比起愚鈍自負的五阿哥不知好了多少,不僅人緣好,連乾隆也開始看中他。蜃言打算把他培養成一個皇帝,對他更是傾囊相授。

    展花玉保留的魔教功法十分狠辣陰毒,他為了掩人耳目便只在空間里練習,在外界只帶著跑跑步蹲蹲馬步鍛煉身體,把永琮操練的比平齡的孩子高壯了不少。

    永琮不需要功法,蜃言只會教他成為一位出色的帝王。

    令妃產子了,但她的兒子小十四身體很弱,為了照顧自己的孩子令妃分出了大半精力,進來也掀不起什么風浪。

    兩人一路說笑到了坤寧宮,皇后早就備好飯菜等著他們。他們一進門便看到了一模明黃的身影,趕忙行禮,“皇上(皇阿瑪)吉祥。”

    乾隆看到跪在眼前的瘦小少年心中便劃過一陣暖流,十分舒坦,溫聲說:“趕緊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蜃言起身和永琮一起坐在了十二阿哥旁邊,十二今年八歲,與瑾安和永琮親近,樂呵呵的拉住他們說話。乾隆坐在皇后身邊,瑾安正好坐在了他對面,他看著瑾安對十二露出笑顏,心中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瑾安體質屬陰,五官難免的陰柔艷麗,加上皮膚蒼白,更襯得嘴唇鮮紅,眼眸漆黑,整個人帶了幾分妖艷。周圍的人把他當神童看,哪敢說他長得妖異,但總是會不由自主的看著他,心中神往。

    乾隆咳了一聲,“馬上就要外出圍獵,你們要加緊訓練,到時候拿出讓我滿意的成績才行。”幾個小孩點頭,嘴里答應著。乾隆看瑾安乖巧答應,感覺十分舒心,便說:“好了,吃飯吧,你們下了課,大概也餓了。”

    吃飯的途中,永琮和十二一直熱火朝天的聊天,永琮說到先生叫起瑾安卻考不住他的時候興奮的臉發紅,乾隆笑著看瑾安,眼前的少年雖然看上去柔弱,但身體里總是能爆發出驚人的力量,讓人心驚。他心想,瑾安真是個寶,把他交給老七和十二朕都覺得可惜了。

    如果讓他常伴在朕的身邊呢?乾隆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就很深發熱,他不由得看向認真吃飯的少年,一張紅艷艷的嘴緩緩蠕動著,看的他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乾隆趕忙放下碗筷,說了句:“你們先吃著,朕有事要辦。”匆匆的走了。
推薦閱讀: 反派都想打死我 我靠充錢當武帝 神醫小農民 抗戰之英雄血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盛世寵愛:葉少的雙面嬌妻 人形自走招式目錄 你好啊小花仙 夢中修仙傳 貴族紋章
云南11选5免费软件